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转载】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2013-11-21 19:01:02|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古韵祭祖 傅家荣 《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转载】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治军父子在华阳傅氏宗祠同守祠傅氏亲人合影)

          傅治军:十六年教书育人,十六年为民服务。有人叫傅老师,有人呼老师傅。感谢我姓傅!傅老师傅!

                                                傅不思博客:http://hxjjdm.blog.163.com/

【转载】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千香百艳华兴街     华兴街旧事感光               

                                                                              文/傅不思   

 我从小生在华兴街长在华兴街,是个名副其实的“华兴街娃”。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华兴街集中了成都所有的前卫新潮,也汇集了种种时髦风情:中苏友好协会、锦江剧场、悦来戏园、四川日报社、说不完的茶铺、09(救火车)、市消防大队;还有署袜街口的“邮政局”大楼和全市最高的“望火台”;很少有人知道成都的所有报纸,四川日报、成都晚报、京版的参考消息,采访、编辑、印刷和发行都在这条街上;华兴街除以上标志性风物以外,再加一个“戏窝子”和一条“好吃街”,真正地就搅翻了成都半边天。用今天的话说:“华兴街是统领成都万种风情的地标性标志。”

听街上老人讲:华兴街的名字已有百多年的历史,过去这条街叫“皇华馆街”,成都很有名的“皇华馆”就在这条街上。清末成都府当局仿效西方搞变法,取其“繁华兴盛”之义,把皇华馆街改名为华兴街。这街名一改,既顺应时代潮流又时髦摩登,听起来就安逸。在老成都,先有华兴街后有劝业场,再后来才有了春熙路和总府街。

【转载】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转载】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转载】资格老成都,记录成都旧事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华兴街日常的世俗生活

          现在的华兴街分东街、正街、上街三段,东起红星路二段,西止暑袜街口,并连接福兴街、梓潼桥正街、悦来巷、纯阳观街及商业场等。华兴街紧临商业场春熙路,是一条和总府街相平行的街道。讲口岸是成都闹市中的闹市,说风情是成都操哥操妹显摆的地方,论吃喝这是成都传统名小吃的窝窝,华兴街是成都最有特色的街道之一。


                                              成都旧事 - 上澡堂

                                                           文/傅不思

 在家里洗完头,父母亲会带我们兄弟姊妹上澡堂,泡一个大澡好过年。

 那时候冬天,成都大多数人家洗澡都往浴室去,浴室可分两种:大池和盆堂。父母亲单位每月都要发澡票,每月十张,这是单位的福利。小娃儿十天半月才在澡堂里洗个澡,洗澡就像打牙祭。我家离春熙路最近,一般就到(春熙路)锦华馆的“温泉浴室”去,那地方的人最多,好些时候在排班站队,而到总府街提督街的“工人浴室”或是金玉街“大众浴室”,这些地方一般正合适,不排班不站队。大池洗浴一个人一角七分,倘若有人想“玩格”(超出预计中的享受,成都话),独自往盆堂去,也只花钱二角二分。

 一般大池按水温分为:微烫、中烫、非烫三个水池;拿现在的话说:就跟成都的麻辣烫口味一样,照顾了所有人的消费。老成都除了少许的大厂矿建有简易浴室外,一般单位、住户家里没有洗浴条件,夏天可以将就在家洗“盆盆堰”,而冬天只有在浴室澡堂里洗澡。在浴室澡堂中大家都一样,赤条条来,赤条条去。说真的,我就亲自在“温泉浴室”里遇见过当时的副市长和区委书记。只有这时在澡堂子里才不会分贵贱尊卑,也不论你是皇帝或是草民,澡堂里真是个“大同社会”。听大人讲:进了大池不看人,看人就搞不成。一钻进大池就不知道东南西北,眼前的热蒸汽遮挡了所有人,面对面也分不清眼睛、鼻子---,不管大人和小孩一律都打光沟子。

 最安逸要数跳进大池里一霎时就会全身冒汗,大汗淋漓后好一个舒服,你想大冷天还能出汗,那才真正叫绝。

 最巴适要说洗浴完后的小盹,从大池出来在淋浴室清洁过后,用一条浴巾裹在身上,倒在浴室里的背靠椅子上,眼睛微闭,几次深呼吸,倒过瞌睡(小盹),就可以恢复短暂的疲惫。

 现在各家各户都有洗浴的地方,我家里还购置了高级澡盆,每天洗浴,但感觉再好也比不上过去的浴室澡堂,也不知为啥?

 老成都的浴室就像茶铺一样遍街都是,我数得出名字的就有好几十家。浴室和茶铺一样有它摆不完的龙门阵,也有它独自的民俗文化。成都人最会享受,在浴室澡堂中也能捏拿出它独特的自在悠闲。

                                                  祭灶神

                                                  文/傅不思

 过了“腊八节”就算进了“年”,老成都在“年三十”到来之前,有它许多自己的习俗。

 传统的腊月二十三,全家老小都要打扫灶台祭祀灶神爷。记得62年成都各辖区“街道食堂”垮杆,各家各户烧蜂窝煤之前,百姓人家大多烧柴灶做饭,那时我还年少,在家里亲自见识过成都的“祭灶”。

 记得那天,各家各户把自家的行军灶(成都人家过去大都使用这种方形像柜子一样的行军灶,木板木条做成的抬进抬出十分方便)抬到院子里,要举行扫灶祭灶神爷仪式。只看见满院子的人都在忙,忙着“祭祀灶神爷”。家里力气大的男子把用了一年的铁锅翻转过来,扣在地上,用锅铲一点一点把附在铁锅上的锅烟刮掉。再把灶膛里的柴灰铲到院子中花木根下,盼望来年有好果子吃。再找年龄最小的儿娃子伸手进灶膛中把炉桥摸出来,让炉桥翻过身,预示明年炉火更旺。接着用烧碱把灶台上的家什洗刷的干干净净。小娃娃大多会去凑热闹帮倒忙,锅烟刮得到处都是,自己满脸弄得乌猫灶拱。大人们又气又急,定会说:“猫钻灶拱,事事走红”。放好铁锅再把行军灶抬到原处。各家把早就准备好的“鱼儿糖”、“红桔”等贡品摆在灶台前,小心摆放好老百姓必备的:油盐酱醋柴。这摆放还有点讲究:高高的土陶油壶、宽口的土陶盐罐、高醋矮酱油、把把柴摆在灶门前。据说灶神爷掌管一家衣食祸福,今后在灶台前再不打烂锅瓢碗盏,保佑娃娃们顿顿都有白米饭吃。母亲会站在灶门当中说上四言八句。看她,丢一块烂瓷片在地上,随着瓷片落地的声响,附和道:“保我全家人岁岁平安”;看她,用一只酒杯把酒洒在地上,边倒边唱:“全家人诸事遂意酒洒满地红”;再看她,在围腰里抖落几粒米掉在地上,说唱道:“瑞雪兆丰年,灶上的白米(饭)吃不完”;---。贴张红纸就算祭灶和祭祀了灶神爷。这过场一完毕,我们会趁母亲转过身去的时候,悄悄拈一支鱼儿糖放在嘴里。心想:来年自己定会不愁吃穿,顿顿都有白米饭端---。

 如今,时隔多年“祭灶神”的习俗已不在,但一想起这些我都会掉下眼泪来。

 

                              老成都傅荣沐其人其事

 先前受福建傅氏宗亲的委托,查访二百多年前原居福建龙岩傅氏一族人从闽入川的情形,在深入调查中我了解到许多老成都的人和事。

                                          四川烟草引种第一人 - 傅荣沐

 前两天我读了萧易的《王局巷:烟草传入成都之地》这篇文章,真该感谢他,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今天还有人记得:四川烟草引种第一人 - 傅荣沐。文章读后感慨万千,作为傅氏族人真该为作者提供一些相关的资料。从文章中看来作者对老成都北玉局及玉局巷还不知道,对金堂赵镇傅荣沐与四川烟叶经济还了解不深。我从我掌握的资料中,对老成都北玉局和傅荣沐及四川烟叶、烟草种植情况加点补充。

 据成都“北玉局傅氏族谱”记载: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依皇命移民填川,福建龙岩州人傅荣沐携其三子入蜀,历经千辛万苦,族人三十多人辗转半年,中途盘缠不济,被迫卖掉随身衣物,才得以来到金堂赵镇。傅荣沐安家下来后辛勤耕作,日益殷实富裕,十三年后又举家迁居成都玉局巷。“湖广填四川”的客家人傅荣沐眼光颇为独到,从福建家乡带来烟草种子,在自家门前遍种烟草,成都人其时往往种植水稻,对傅家的做法嗤之以鼻。傅荣沐倒也不气恼,雇了数十人,将烟草加工成烟丝,在成都北门(今天簸箕街)的店铺出售。当时,整个四川还难见到烟丝,而驻扎在满城的八旗弁兵(清朝的低级武官)则嗜烟如命,不惜重金购买烟丝,由于独断其利,烟草很快令傅家“重于锦城,其价往往过倍他种”,富裕盛极一时。

 傅荣沐富裕后不忘乡亲,在傅氏族人中广为传授种植技艺,使四川傅氏族人殷富一方。七、八年间通过傅氏族人由金堂移种到四川其他州县,又由四川流传到云南、贵州。今天云南、贵州广大乡民的烟叶栽培技术仍保持了傅氏传统的种植技艺。于后100年间烟叶栽培,又由傅氏一姓传授给了相邻百姓,其时四川土著并不种植烟草,傅荣沐的烟叶栽培带动了成都的农耕经济。

 而后近两百年间,四川烟叶畅销中国,也销往东南亚及海外,著名的新都《大红公鸡牌》水烟丝,是清末明初商贾们送礼的高级馈赠品;后来什邡的《长城牌》雪茄还专门为中央领导制作特供烟;金堂的柳叶糊米叶烟,是全国老百姓最喜欢的消费高档品。近百年来四川烟叶在全国保持长销不衰势头;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百多年来,栽种烟叶是四川广大农民获取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

                                         傅荣沐与成都北玉局、玉局巷

 去年九月,我走访了成都三环路外沙西线的傅家村,才知道老成都有许多地方跟“傅姓”有关,在查访成都傅氏族谱和翻阅有关文献中,我了解到“傅”在成都的历史。傅荣沐从福建龙岩州入蜀,落户到金堂赵镇,栽培烟叶发家致富后又举家迁居成都玉局巷,就是现在的成都火车北站的“北站市场”。这地方原有一“道观”,也称玉局观,五代高僧贯休曾作《题成都玉局观孙位画龙》一诗,诗中提到成都玉局观就在玉局巷中,解放初新建“火车北站”时,拆除了玉局巷和玉局观。因玉局巷和玉局观在成都的北面,这一代老成都人把它统称为“北玉局”。这一带居住的傅氏人家在成都称为“北玉局傅氏”(客家傅),有别于六百多年前明朝洪武年间早期迁居成都的“华阳傅氏”。我在查阅傅氏族谱后听北玉局老年族长傅伯金讲:拆除玉局巷和玉局观时,也拆掉了“北玉局的傅氏宗祠家庙”。“北玉局”过去是烟叶大市场,每逢三、六、九逢场,四乡八县的烟叶买卖人有好几千人,就是今天的“五块石市场”也远远比不上。“北玉局的傅氏宗祠家庙”每到清明节傅氏清明会更加热闹,前后两天开饭的“流水席”也要达上千桌,四川全省的傅氏客家人都要到。清明会的傅氏族人先拜祭先祖,后话迁徙艰辛生活艰难,再后才谈烟叶生意。

                                          老成都外北玉局傅氏人家

 在北玉局方圆几里地:洞子口有上、下傅家碾、傅家祠堂、傅家大院、傅家堰,五块石有傅家上槽坝、下槽坝、傅家桂花树、黄葛树,连营门口也有傅家大林盘、傅家油坊、傅家堰埂子等。直到今天成都市金牛区金泉街道办事处还有“傅家社区”及原来的傅家村。


      【引用】

       题  名: 傅氏宗谱
    责任者: 傅泰圻等主修
    版  本: 民国8年(1 9), 石印本
    居  地: 四川,成都
    先祖/名人  始祖:傅元香;先祖:[明]傅嘉祥;   始迁祖:傅仕和
    摘  要: 始祖元香,原居福建龙岩州铜钵村。十世孙嘉祥,於明清之际由龙岩迁居江西瑞金县上陶。嘉祥子仕和,复由瑞金转迁金堂、简州,最後定居於成都北玉局,为迁川始祖。卷一谱序、历代世系图,卷二至九各派谱系,卷十世述、墓志、诗文。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