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转载】千一郎源流世系的探讨  

2013-10-10 15:35:28|  分类: 源流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一郎源流世系的探讨

一、历史资料

1、合甲家乘世系为:百一郎 — 六郎 — 念九郎 — 千一郎。

2、浙江衢西邑妙川玉峰谱载:

集瓊孙亨干新修支谱序:“欲往祖处合修统谱,奈丁微路遥,资费浩大,一时难以竭力。今道光丁未春,有本邑童徐先生者,适于同里苏姓辑谱,与仝子侄辈等商议,若不略修支谱,诚恐世远年湮,人丁浩繁,则祖宗根源无从稽考,而昭穆失序焉。幸先祖擕有抄牒一本,已前十有余世,每世皆以一人祥载备悉,于是廷请校梓,照牒堪祥。”

世系谱载:

“第三世 六郎公子念九郎,行廿九。葬石铭铺前,递年系白砂祭扫。娶曾氏、丘氏、又丘氏,俱系银牌,合葬霞夹乡细分岗,以上坟墓系吾乡祭扫。又葬井坑大塘面路背,递年系白砂祭扫。生子:千一郎。

迁居白砂,但世远年湮,此基祭遗失传。迄诸嗣孙痛血脉之已斩,群发仁爱之深心,议琢银主以兴祀事爰涓。乾隆二十二年丁丑(1757)小春月二十日之吉安葬。虽形骸已失,免废祀之诛,而择坟崇祀,以绵已断之世系,犹可少补万一焉耳。谨按各派私乘亦有所称仲九郎者,传仲字乃后嗣欲别二世念字所改,先前墓碑原书念九郎,其实改念字本廿字之从俗,为兄弟排行所称,于父子盖无忌也,辩明此,后日可免参差。

第四世 念九郎公子千一郎,行千一。葬大溪头大肚岗上穴,亥山已向兼丁亥丁已分金。邓氏,葬大溪背路口。生三子:万一郎仍居白砂,其二乳名路生移居广东惠州府龙川县,其三无考。

第五世 千一郎公长子万一郎万一。葬细分岗下穴。娶魏,葬糯坑里外一穴。生二子:李胜、刘俊。

霞夹乡开居建造祠记:蛟洋、白砂、胜运三里十二图五甲共建祠上杭县东关内登俊坊瑞庆巷即水圳巷颜曰敦本堂,丁山癸向兼未庚子庚午分金。又置行馆在汀州府五通门内棺材巷,坐北向南。以上条粮收与傅兴昌户完纳。”

世系谱载:集瓊生于康熙26年丁卯岁七月十三日,卒于乾隆二年丁巳岁五月初一日,享年51岁。长子林回转梓里,带骸骨葬于福建。

3、白砂谱载:

念六郎九子,元配曾四娘,继配丘七娘、丘二娘。公与元配曾四娘、继配丘七娘合葬溪口石铭井坑(亦作石眠井),亥山已向,五马归槽形。继配丘二娘葬溪口石铭铺前圩田段里,申山,雄鹅跃水形。一说乌鸦落洋形。

念九郎墓旁有一坟,碑上刻有“君福、君寿、君全、君谋、君利、君仲”六公的名字。

生八子:君保、君美、君福、君寿、君全、君谋、君利、君仲。

《白砂傅氏族谱》(1879年重修)注:“公原名念九郎,而各房私乘有称为仲九郎者,乃后代所改,欲避二世祖念字故也。兹依原载入,后人勿以殊号为疑。”

《白砂傅氏族谱》(1879年重修)注:“念九郎子:君美、君保。公之子仍有君福、君寿、君全、君仲、君谋、君利六人,配氏坟裔俱无考。”

《傅氏宗谱》(1927年重修)注:“谨按各房私乘亦有称仲九郎者,传仲字乃后嗣欲别二世祖所改,先日墓碑原书念九郎,其实所改念字本廿字之从俗,为兄弟排行之称,于父子盖无忌也,辩明于此,后日可免参差。”

《傅氏宗谱》(1927年修)注:“按浙江衢西沦洲私乘念九郎生八子:即君保、君美、君福、君受、君仲、君全、君龙、君茂也。”

4、增坑、苏前后裔的族谱均记载为:百一郎 — 念六郎 — 大八郎 — 仲九郎。仲九郎生四子:千一郎、千二郎、千三郎、千四郎。

5、合甲手抄本载:“三世大八郎葬太拔湖洋里岽山,坐向辰山。妣丘氏,葬溪中坝里,坐癸向。鱿鱼上滩形。道光壬寅年因洪水冲去,癸卯年重修。”“四世黄老孺人,葬张坑里野猪窝,已山。”

62001年以前百一郎裔孙尚未形成轮值祭祖制度,之前合甲裔孙到增坑祭祖时,除祭扫园螺山始祖百一郎、蛇形岗始祖妣余五娘及吕林大安人、白石凹二世念六郎、崇下笠麻岽二世妣吴八娘的墓外,也对湖洋里三世大八郎、溪中坝三世妣丘六娘、溪中坝四世仲九郎、张坑野猪窝四世妣黄太孺人的墓进行祭扫。

二、资料剖析

1、《妙川玉峰傅氏宗谱》世系谱中念九郎后载:“迁居白砂,但世远年湮,此基祭遗失传。迄诸嗣孙痛血脉之已斩,群发仁爱之深心,议琢银主以兴祀事爰涓。乾隆二十二年丁丑(1757)小春月二十日之吉安葬。虽形骸已失,免废祀之诛,而择坟崇祀,以绵已断之世系,犹可少补万一焉耳。”说明乾隆二十二年即公元1757年前后合甲裔孙为“以绵已断之世系”把念九郎当作千一郎的父亲。

亨干撰序:“幸先祖擕有抄牒一本。”、世系谱载:“集瓊卒于乾隆二年丁巳岁五月初一日(1737年)”、“长子林回转梓里,带骸骨葬于福建。据以上记载推断集瓊长子元林回转梓里葬父时间是乾隆年间,约为1740~1770年。“先祖擕有抄牒一本”极可能是元林回转梓里葬父抄录。

2、经查各种旧本的《白砂傅氏族谱》均无念九郎生子千一郎的记载,念九郎之子是君字辈,千一郎与念九郎相衡接确实是格格不入,白砂傅氏也从未把千一郎当念九郎的后裔。

3、增坑、苏前后裔的族谱均记载为:百一郎 — 念六郎 — 大八郎 — 仲九郎。仲九郎生四子:千一郎、千二郎、千三郎、千四郎。增坑、苏前后裔的族谱记载比较符合常理。

4、从合甲手抄本载:“三世大八郎葬太拔湖洋里岽山,坐向辰山。妣丘氏,葬溪中坝里,坐癸向。鱿鱼上滩形。道光壬寅年因洪水冲去,癸卯年重修。”“四世黄老孺人,葬张坑里野猪窝,已山。”以及“2001年以前百一郎裔孙尚未形成轮值祭祖制度,之前合甲裔孙到增坑祭祖时,除祭扫园螺山始祖百一郎、蛇形岗始祖妣余五娘及吕林大安人、白石凹二世念六郎、崇下笠麻岽二世妣吴八娘的墓外,也对湖洋里三世大八郎、溪中坝三世妣丘六娘、溪中坝四世仲九郎、张坑野猪窝四世妣黄太孺人的墓进行祭扫。”的事实,说明合甲裔孙把大八郎、仲九郎当作自己的祖宗。

三、原因分析

根据历史资料,显然,从六郎至千一郎的世系产生了错乱。究其原因是念九郎与仲九郎的关系被混淆了。

《白砂傅氏族谱》(1879年重修)注:“公原名念九郎,而各房私乘有称为仲九郎者,乃后代所改,欲避二世祖念字故也。兹依原载入,后人勿以殊号为疑。”

《傅氏宗谱》(1927年重修)注:“谨按各房私乘亦有称仲九郎者,传仲字乃后嗣欲别二世祖所改,先日墓碑原书念九郎,其实所改念字本廿字之从俗,为兄弟排行之称,于父子盖无忌也,辩明于此,后日可免参差。”

《妙川玉峰傅氏宗谱》世系谱中念九郎后载:“谨按各派私乘亦有所称仲九郎者,传仲字乃后嗣欲别二世念字所改,先前墓碑原书念九郎,其实改念字本廿字之从俗,为兄弟排行所称,于父子盖无忌也,辩明此,后日可免参差。”

念六郎公之子兄弟九人是可以确认并得到公认的事实。但不知何故,念六郎生九子,一至八子名为大一郎至大八郎,惟九子之名为念九郎。加之念六郎自己的字辈为念,为何给最小的儿子不取名大九郎而取名念九郎,确实令人费解。

白砂谱载:“公原名念九郎,而各房私乘有称为仲九郎者,乃后代所改,欲避二世祖念字故也。”若是后代所改,为何不改大九郎而改仲九郎,更是让人费解。

白砂傅氏为厘清念九郎与百一郎、念六郎的传承关系,辩明念九郎非仲九郎,属情有可源。念九郎的名字虽然让人费解,但白砂傅氏依“先前墓碑原书念九郎”确认原名为念九郎是尊重事实的态度。

合甲裔孙是否受白砂傅氏影响,把自己的仲九郎改为念九郎不得而知,但从《妙川玉峰傅氏宗谱》的记载可略知一二。

现存《妙川玉峰傅氏宗谱》是民国三十七年戊子(1948年)四修(刻印)本。该谱傅氏源流世系载:“傅公讳实……此吾闽傅氏初祖也。上一条出白砂傅族上世抄谱。”谱中三世念九郎后注与《白砂傅氏宗谱》(1927年重修)注:“谨按各房私乘亦有称仲九郎者,传仲字乃后嗣欲别二世祖所改,先日墓碑原书念九郎,其实所改念字本廿字之从俗,为兄弟排行之称,于父子盖无忌也,辩明于此,后日可免参差。”几乎相同。综合新修支谱亨干撰序和傅氏源流世系各条资料,可知《妙川玉峰傅氏宗谱》系由谱匠纂修,谱匠纂修过或参照了衢州、龙游白砂傅族后裔族谱。谱匠只知“谨按各房私乘亦有称仲九郎者,传仲字乃后嗣欲别二世祖所改。”而不知大八郎之子仲九郎、仲九郎有子千一郎的事实。所以,不能把《妙川玉峰傅氏宗谱》作为考证千一郎源流世系的唯一可靠根据。

白砂谱载:念九与元配曾四娘、继配丘七娘合葬石铭井坑,继配丘二娘葬石铭铺前。

《妙川玉峰傅氏宗谱》世系谱中念九郎后载:“葬石铭铺前,递年系白砂祭扫。娶曾氏、丘氏、又丘氏,俱系银牌,合葬霞夹乡细分岗,以上坟墓系吾乡祭扫。又葬井坑大塘面路背,递年系白砂祭扫。”此记载比白砂谱多出一处由“吾乡祭扫”的细分岗曾氏、丘氏、又丘氏银牌合葬墓,而石铭铺前墓(实为继配丘二娘墓)和石铭井坑墓(实为念九与元配曾四娘、继配丘七娘合葬墓)则递年系白砂祭扫。该条记载耐人寻味,合甲傅氏和白砂傅氏在念九墓的问题上是否有过争执不得而知。《妙川玉峰傅氏宗谱》世系谱中念九郎后载:“迁居白砂,但世远年湮,此基祭遗失传。迄诸嗣孙痛血脉之已斩,群发仁爱之深心,议琢银主以兴祀事爰涓。乾隆二十二年丁丑(1757)小春月二十日之吉安葬。虽形骸已失,免废祀之诛,而择坟崇祀,以绵已断之世系,犹可少补万一焉耳。”此记载透露了一些不为后人所知的故事。

四、正本清源

念九郎后裔各地家谱记载念九郎生几子参差不一,可以确认的有君保、君美、君福,尚有君寿、君全、君谋、君利、君仲等均无从考。除千一郎后裔家谱外,均无念九郎生子千一郎的记载。

大八郎后裔各地家谱记载大八郎生子仲九郎,仲九郎生四子:千一郎(合甲)、千二郎(龙川)、千三郎(增坑)、千四郎(苏前)。

合甲的始迁祖千一郎究竟是大八郎的孙子还是念九郎的儿子,是摆在千一郎裔孙前的严肃课题,必须面对,不可回避。过去由于历史条件所限,造成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情有可源无可厚非,当今国泰民安,交通通讯发达,倘若不考证这一严肃课题,将留下历史遗憾,难以告慰千一郎公在天游离之灵。

正本清源,责无旁贷,愿千一郎裔孙发挥聪明才智,顺利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百一郎裔孙 维玉

2012831

注:本文曾在岩野山人博客发布。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