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论傅说的历史功绩与傅氏来源  

2014-01-18 11:47:23|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傅说的历史功绩与傅氏来源
                                   曹

作者简介:曹定云,男,19399月生,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现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甲骨文、古文字和殷商考古研究,发表论文50余篇,在相关领域均提出了独到的新见解,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关注。1996年后参加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工作。


             
今天,我根据甲骨文和金文中的材料,并结合文献,就傅说的历史功绩和傅氏来源等问题作论述。主要谈以下四个方面。

  
 一、傅说是武丁中兴首功之臣
    商代中期自祖乙之后,其王位一直在祖辛系和羌甲(沃甲)系之间轮流行进行,权力极不稳定。到盘庚迁殷,权力已移至祖辛系,此前的盘庚之兄阳甲早已即位。盘庚之后,王位又传至小辛和小乙。这段时间,其王位一直在祖辛系内传递,对羌甲系而言,这是一种不公平。按照两系流执政的规则,在小乙之后,其王位应当传还至羌甲系。其次,对祖辛系而言,在阳甲、盘庚、小辛、小乙之后,其王位应该传给谁,又发生了问题:阳甲、盘庚、小辛、小乙之子,从法理上讲,都有其王位继承权,故此中又不可避免地发生王位争夺。因此,小乙之后的王位继承,是殷代统治集团内部所面临的又一个麻烦的问题。武丁是小乙之子,但他并不是法定的王位继承人,因为,羌甲系的后人以及阳甲、盘庚、小辛之子,也都享有王位继承权。这个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将会危及商王朝的统治根基。
    1991
年安阳殷墟出土的花园庄东地H3甲骨,对武丁即位之前的王位争夺的历史状况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该坑甲骨卜辞的时代是武丁即位之前的,其卜辞主人——占卜主体是羌甲(沃甲)之后,南庚之孙(其世系是羌甲——南庚——父丙——占卜主体)。从该坑卜辞的内容看,占卜主体拥有相当高的权力和地位,是王位继承中强有力的竞争者。该坑卜辞中同时存在的还有、活着的以及太子。卜辞中活着的就是武丁。如此,卜辞中的只能是武丁之父——“小乙,而其太子自然就非武丁,应是阳甲、盘庚、小辛之子中的一位年长者,是预定的王位继承人。根据这条卜辞可以断定:武丁不是法定的王位继承者,在他的前面还有太子占卜主体子。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唐朝初年的李世民。武丁不愧是一位明君,他采取了笼络的策略,团结并重用占卜主体,取得了他的支持和拥护,从而最终夺取了王位。
   
由于武丁不是法定的王位继承人,尽管他事实上取得了王位,但统治的根基尚不牢固,心中暗存不满者,可能大有人在。在这种情况下,武丁采取了少言、不言和静观其变的策略;另一方面,他又在寻找强有力的辅佐者,以巩固他的统治。这位辅佐者就是傅说。《史记·殷本记》载:
    
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冢宰,以观国风。武丁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是时说为胥靡,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
   
武丁因得傅说而实现了殷道复兴,这一基本事实也见于其他的先秦文献,如《尚书·说命上》云:高宗梦得说,使百工营求诸野,得说傅岩,作〈说命〉三篇。《说命》三篇,过去曾被定为伪古文,但《说命上》的内容,也见于其他的先秦文献,如《国语》、《孟子》、《尸子》、《韩非子》、《楚辞》等,其内容情节大致相近。由此可证,《说命上》所记应不是伪古文,所记事实应该是真实的。
   
傅说出生在今山西省平陆县大臣村。关于傅说的身世,有不同的说法。其一,认为是胥靡。胥靡实为刑犯而转化的一种奴隶。因为出身低下,故无姓氏。被武丁提升为相后,才以姓之。其二,傅说原本有姓氏。福建泉州傅金星所撰《赖罗傅族谱史籍考证》一文称:因黄帝裔孙大田氏封于傅邑以为氏,说为大田氏之后。按此说法,傅说应是姬姓傅氏。如果这样,傅说原本不为奴隶,很可能是属于没落的贵族之后,因地位低下,得不到重用,可能连生计都成了问题,故代胥靡以供食,遂与胥靡为伍。
    
傅说生於大臣(今山西平陆县大臣村)。他的隐居地就在附近的傅岩(又称傅险),即今平陆县圣人洞。该处地方在殷周时期是潞盐运往黄河以南地区的必经之道。因这段路常受水患侵蚀,道路不通畅,故常驻有胥靡,担负道路的维修。从《说命》三篇所表现出来的傅说具有非凡的治国理论看,他是一位受过教育,很有学识和修养的人,在为相之前,已具备了相当深厚的文化素质。在殷周时代,受教育是贵族子弟之事,真正的奴隶很难受到这种教育的。因此,傅说很可能属于没落的贵族子弟。
    
傅说的出生地大臣和他的隐居地傅岩,相距很近。傅说被武丁提升为相后,这个地方自然成了他的封邑。他辅佐武丁50余年,实现了武丁中兴,后来荣归故里,89岁高龄时谢世,葬于今平陆县中条山麓马趵泉上。故以傅岩为中心的平陆县一带,应是傅说的封邑,是他为官俸禄源泉之所在。

    二、傅说是武丁时期殷王朝中的总管
    傅说是武丁中兴中的首功之臣,而且辅佐武丁的时间长达50余年。傅说事迹在各种文献中也有充分的记载。按说,这样一位武丁时代的重要人物,在武丁时代的甲骨文中,应该有所反映。但是,在很长时间内,人们不知道傅说是甲骨文中的何人。直至上世纪60年代,丁山先生撰《商周史料考证》,提出武丁卜辞中的人名,所谓傅说者,当是甫氏之君。这就为我们讨论甲骨文中的傅说创造了条件。但这一问题的解决,不等于甲骨文中的一定就是傅说。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时代相合,即必须是武丁时代的人名;二、地位和事迹相合,即必须是武丁身边的大臣,拥有相当高的权力和地位。二者缺一不可。
   
综观武丁卜辞中的人名,其数量不少。有的卜辞,的地位相当高。如令甫比二侯,其有率领、联合之义。如叀甫呼令 羌方,“   ”是殷之与国“”鞕挞攻击之义,羌方是殷西北方主要敌国之一。再如甫弗及冓 “   是殷西北今河套一带的游牧部落,也是殷西北方向的大患。甫弗及冓    ,是指甫否已遇上或接触到   方?上述卜辞均与殷王朝的军事行动有关,而且基本上都是听命于殷王(武丁)。之下属有诸侯,攻击的对象有羌方、   方等。可见,此中的是位在一般诸侯之上的重要人物,且握有军事指挥权。
  
在另外的一些卜辞中,与殷王朝的农业生产关系密切。如呼甫秜于” 是指自生稻(亦可理解为再生稻),在卜辞中作动词用,是指管理(或种植)自生稻。是殷王武丁命令甫去地管理自生稻。又如我受甫籍在年?其中的开垦之意,这是殷王命令地进行开垦,以种植再生稻。可见,“”地是殷王朝的一个重要农业区,而命令甫去进行管理。民以食为天,粮食的生产,关系人民的生活,也关系到殷王朝的安危。这样的大事,武丁命令甫去负责管理。再如令甫狩,即令甫进行狩猎;第8甫往[]”即甫去进行狩猎,获得的猎物有免、虎、鹿、不其……
   
上述卜表明:是武丁时代王朝中重要的后勤部长。他既负责王朝中的农业生产,也要负责狩猎,以保证王朝生活之需的供给。
    
除此之外,还要负责对殷王朝内一些违规越轨的大臣或方国首领实行抓捕之职。如甫允幸  ”中的原本为刑具,在此用为动词,其意也是抓捕“  ”本为殷之与国。此言  ”,可能是“  ”国首领有不轨行为,故殷王(武丁)命令甫去抓捕,其职责类似于今天的公安部长。别人见到他,恐怕也会畏之三分。
    
综上所述,武丁卜辞中的甫地位甚高,权力大而广:他兼管殷王朝的国防农业后勤公安,可谓身兼数职。这样的权力和地位,相当于现在的总理,在古代只有宰相之职才可相当。而 这与文献记载中的武丁之相即傅说是十分相合的。

    
三、傅说的采邑就在今日的平陆
    甲骨文的不仅为人名,而且也为地名。这个地名是否就是傅说的采邑傅邑呢?要回答这一问题,必须考察卜辞中的(傅)的地理位置,是否符合傅邑的地理条件。
    
在甲骨卜辞中,(虞)相距很近。如贞:其雨?十月。在甫鱼。又如乙亥贞:其召衣,于垣遘雨?十一月,在甫鱼等。上述卜辞中,与同时一起出现的地名有”“等。相通也。在何地?《史记·吴世家》:是时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后,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乃封周章第虞仲于周之北,故夏虚,是为虞仲,列为诸侯。《集解》引徐广曰:在河东大阳河;《索隐》:夏都安邑,虞仲都大阳之虞城,在 安邑南,故云夏虚。后周时改为河北县,其具体位置在今三门峡对岸,旧平陆县之南的大阳渡。故《括地志》曰:故虞城在今陕州河北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上,亦名吴山,周武王封弟虞仲于周之北故夏虚吴城,即此城也。”“相连,说明(傅邑)离此不远。关于,陈梦家认为即《汉书·地理志之今垣曲县西二十里。而考古工作者在今垣曲县古城镇南关,发现一座商代古城,其具体位置在亳清河入黄河处两河之间陡起的黄土台地上。城址南北长约400,东西宽约350,周长1470,总面积约12万余平方米。这个古城,应该就是卜辞中的,是商代重要的驻兵之地。
    
由以上可知:、等相距都比较近。尤
常常并称,很可能当时(傅)邑管辖。文献记载中的傅岩大臣就在今之平陆县,而平陆县又有虞城遗迹。故傅邑在今之平陆县,也就十分清楚了。傅邑既是傳说的采邑,是他俸禄的主要来源。而他同时也须向王朝进行贡纳,这是他的义务。卜辞中的甫入就是傅邑向王朝贡纳的真实反映。
    “傅邑的面积有多大?我们今天无法推断。它当以傅岩(傅险)为中心,向外扩展,包括出生地大臣和后来傳说之葬地,都应在傅邑范围之内。但真实范围,应远不只是这些。从甫鱼相连的情况看,傅邑之范围,很可能会与今之平陆县范围大致相合。

    
四、傅说是傅氏宗族的始祖
    我国古代居民的是比较少的,如黄帝部落的姓,炎帝部落的姓,有虞部落的姓等等,且其字多从旁,与起源于母系社会有关。但就不一样了。是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由于部落的繁衍和分化,部落成员后裔分散于各地,原部落中新的支系发展并强大起来,需要用族徽作为自己这一支的标志,这就是号的来源有多种多样:有以国(封国)为氏;有以邑(采邑)为氏;有以职官为氏;有以职业为氏;有以所居具体地名为氏;有以祖父之字为氏等等,不一而足不是,而是傅氏的起源,自然是因为傳说封食于傅邑之故。《史记·殷本纪》记载,傅说本无姓氏,因隐居于傅岩,被武丁发现提升为相,遂以傅险姓之,名曰傅说。此文中的实际是,傅说之后人自然就是傅氏之后了。这是典型的以邑为氏。另外一种说法:傅说是黄帝裔孙大田氏之后,大田氏封于傅邑以为氏。按此说法,傅说是姓,且为大田氏(因封于傅邑以另立为傅氏)之后。故傅说出生时,已属傅氏但傅说之前,傅氏中无有可者;傅说是傅氏中可者第一人,威望最高,故傅说也就成了傅氏之始祖。总之,不管傅说原先是否有无姓氏,傅说都是傅氏之始祖。这是历史的结论。
   
殷代甲骨文和金文中出现的人名,往往是氏名而非私名。由于卜辞中的人名实际是氏名。因而在不同时期的卜辞中会有相同的人名出现,这就是卜辞中的异代同名问题。(傅)氏亦不例外。如卜辞“   卜:令甫逐麋,擒?十月。 (《合集》28359)。该辞所引是殷王命令逐麋,贞问是否有擒获。此卜辞属甲骨文第3期,此中的殷王早已不是武丁,而是康丁;故此中的(傅)已不是傅说而是傅说的后人了。更有意思的是,在殷代晚期的金文中出现了宰甫之称。这就是有名的《宰甫卣》,其铭文中有王光宰甫贝五朋。此器现藏于山东荷泽市文物展览馆。文中的宰甫,丁山先生认为是大宰傅氏的省称,也就是傅说的官衔。这一解释明显地欠妥。因为,此器是殷代晚期器,距离武丁时代甚远。文中的是职官之称,氏号宰甫联称,是此者为(傅)氏之人,亦即傅说之后人,而非傅说本人。此人距离傅说至少在四、五代以上。这件铭文证明:傅说之后人中,在殷代晚期仍有人在朝中任之职。到了西周时代,傅氏这一族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这从西周的金文族徽中得到了证实。西周早期的金文中,有两件以为族徽的铭文,其文为:甫,母丁。鼎甫,父乙。尊。此引二器,《甫母丁鼎》属西周早期;《甫父乙尊》属西周中期,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这两件器铭中的都具有族徽的性质,亦即氏族徽号。这是为族徽的有力证据,也是(傅)为氏族之号的有力证据。
    
西周中期以后,金文中族徽基本不再使用,而且文字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文字考证证明:殷代和西周早期之,使傅氏之源可以追溯至殷武丁时代的傅说。因此,傅氏一支是汉民族中文化悠久,有文字可考的一支族氏了。
    以上不妥之处,请各方面专家批评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