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 根叔”离任时为何如此“遗憾”  

2014-04-05 17:43:03|  分类: 学术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根叔”离任时为何如此“遗憾”

[新闻背景]

3月的最后一天,李培根卸下担任九年的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一职。他在网络上以“根叔”闻名,缘于华中科大2010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在2000余字的演讲稿中,李培根把4年来的国事、校事、校园人物、网络热词等融合在一起。短短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 ”而这次,他的离职演说约13分钟,却留下了19个“遗憾”。

观点1:理念能付诸实践几分?

看下来,19个“遗憾”涉及学校的方方面面,主要聚焦在大学到底如何立足、接受大学教育到底对学生有什么意义。其实,这些并非“根叔”一人离任时独有的遗憾。

民族的未来在青年,教育的根本价值在于造就青年,学生理当成为大学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但现实是,无论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中国的学校越来越陷入自我发展的怪圈,各类考核指标乃至自我加封的光环,成了学校追求的目标。就说大学,围绕着各种指标,从核心刊物发表、纵向课题立项,到巧立名目的“重点XX”,忙个没完,几乎忘记了对于国家、社会和学生的使命,因为教学被忽视,教师出勤不出力,课堂缺乏吸引力,大学生迟到、翘课成为普遍现象,即使进了教室,仍心不在焉,摆弄手机。

说到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无论官员、公众还是教育工作者自己,总体上还是批评的多,满意的少。随着国家投入增加,大学招生数增加了,毛入学率和高考录取率都提高了,但至今为止,既未能涌现大师级的一流人才,也未见到位列世界前沿的重大成果,GDP全球第二的实力,如果缺乏般配的科研学术成果,显然于景不谐。

如此状态下,学生中有自我放任的,也有不甘被忽视的,但要同校方沟通,或在网络上表达意见,往往得不到学校的反馈和重视。“根叔”之出名,不是因为玩弄网络热词,而是让学生感受到这所大学及管理者尚未忘记教书育人的根本,还坚持教学双方之间真诚沟通:教育不是流水线,学生不是等待加工的物件,稚嫩心灵的最大需求是成长,而不是作为学校考核指标里某一个不具个性的数字,学生需要自由、自主、自觉,才能成长为对自己也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李培根坚信“育人为本、创新是魂、责任以行”,九年任职校长,践行这样的理念才建立起与同学“我们心里想的,他都懂”的互信关系。但在退休之际,对比理念,能做到的有多少?说到底,“19个遗憾”其实就是一个遗憾:今日大学中,一个负责任的校长到底能将自己的理念付诸实践几分?

                                                                                                       ■顾骏(作者为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观点2:谁制造了“根叔式”遗憾?

对于我国大学的问题,当今缺乏的不是批评、质疑。可以说,体制内的校长、教授对于大学问题的认识之深远超过社会对大学问题的认识,可是,对于改变大学问题,却鲜见实际行动,这其实是不应该的。尤其对于体制内拥有行政权、学术权的校长、教授来说,一边质疑教育问题,一边任由教育问题继续存在、发展,这也成为一种教育问题。在这种病态环境中,那些偶尔内心不安者,就显得高尚,这才是中国大学教育的最大遗憾。

推动教育改革,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系统推进,也需要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在当前更具价值,这既可以促进自上而下的改革,也可在体制未变的情况下,在现有的办学空间中,减少体制弊端对教育、师生的影响。其实,教育整体的行政化、功利化,政府对教育、学校的管理方式是一方面原因,学校内部的治理高度行政化、功利化,也不可忽视。而在内部实行民主管理,推进行政权、学术权分权,校长是有作为空间的,比如已有大学校长宣布在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就做行政管理的工作;在学校财务管理中,公开所有财务信息,包括“三公”信息,接受师生、社会监督;在学生管理中,倡导学生自治,实行学生会民主选举等等。

尽吾心智而不至,可以无悔矣,这是一名职业化校长,面对当前教育问题必须有的态度,否则,只会空留遗憾与一声叹息。

观点3:遗憾更在于大学精神不彰

在演说中,根叔坦言:“很多教育家和社会的有识之士都认为,大学该有独立精神和自由表达,我很赞成!然而,遗憾的是,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做出有实际意义的努力。”他特别提到“对于希望有一点涂鸦自由的学生们,我也没有公开发出任何声音”。百度查了一下,原来华中科大有两堵充满各式涂鸦作品的水泥墙,在学生与保卫处你涂我抹、你抹我涂之间不断“变身”。经常在校内BBS里潜水,有时冒出头来约学生面谈的根叔,就涂鸦墙一事,看来是三缄其口,始终深潜河底的。这件他告别时耿耿于怀的小事,其实是关乎大学精神的大事。

根叔的“走红”,与其说是因为他那点缀着时鲜网语的演讲,不如说是因为一个校长主动俯下身子贴近学生的姿态。他追求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光靠他每年开学典礼、毕业典礼上的两次演讲,显然是推力不足的。在大学校园里“多了一些官气”,却“少了一些学气”的氛围里,教育理念的革新也必定是举步维艰的。

三年前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曾指出,目前在中国的大学里功利主义盛行,出现了比较广泛的“精神虚脱”。精神虚脱了,何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创新之品质?根叔的遗憾,其实是中国大学的遗憾。

                                                                                                                     ■洪信良

                                                                                  (福州晚报  2014- 4- 3  A20版: 热点时评)


                       时评:“根叔”卸任为何下众多遗憾

01                                            2014-03 09:21:35 来源: 中国教育在线 

很多校长清楚大学的问题(在各种场合主动谈到,鞭辟入里),但在办学中却难有建树(不愿或者无力推动教育改革),而在离任后又对此表达遗憾(展示自己的内心不安和良知),这种纠结的状态,实际上展现了校长们面临的困境。

            “ 根叔”离任时为何如此“遗憾”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前情回顾:“根叔”又火了。李培根卸任华中科技大学(微博)校长,他在3月31日发表的离任演说中,共留有19处“遗憾”,舆论认为,能以大学校长身份说出这种“遗憾”,敢于揭示这种“遗憾”,是对于知识分子担当与人文情怀的诠释。

华中科大原校长"根叔"离任 演说提及19处"遗憾"

中国教育在线讯  这一充满“遗憾”与反思的离任演讲,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它让“根叔”的形象更加动人,也会促使更多人思考如何改变导致遗憾的原因。笔者进一步猜想,接下来其他大学校长在离任时,是不是也会借鉴“根叔”此次演讲的风格,谈任期“遗憾”,指出大学教育、管理的问题,向师生们致歉?

众所周知,“根叔”之所以被舆论广为关注,是因其在2010年毕业典礼上十分接地气,用了诸多网络潮语进行激情演讲,此后,在全国范围的高校内,刮起了一阵“根叔式”演讲的旋风,对大学校长称“哥”道“叔”,也成一时风尚。

很多人认为“根叔”的演讲抛弃了官话、套话,为校园带来了清新之风,让校长显得更可爱、更亲民,因此大家乐于见到这种风格的演讲。但是,校长们演讲风格的改变,与大学精神的回归,大学去行政化的改革,还不是一回事。观察大学的转变,必须分析其内部治理结构和运行机制,而不能只看校领导的表态。

大家会发现,大学的官味,很难因演讲中少了官话而减少,大学的功利化,也很难因校长质疑功利化而稍减,就连“根叔”也承认,“这个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一些大学校长批评自己正在做的,批评之后却不愿改或无力改变,这样的事实让人们逐渐意识到,既要关注校长们所说,更要关注他们的行为,弄清楚为何“说好”容易但“做好”艰难。

我相信,“根叔”的离任演讲表达了发自内心的遗憾,在那样一个新老交替的严肃场合,他没有遵循官场套路表达各种感谢,也没有顾及宣布人事任免的领导们的感受,而把自己真诚的反思和歉意和盘托出,这无疑需要勇气和担当,值得尊敬。

但是,我们又不得不注意另一个问题:很多校长清楚大学的问题(在各种场合主动谈到,鞭辟入里),但在办学中却难有建树(不愿或者无力推动教育改革),而在离任后又对此表达遗憾(展示自己的内心不安和良知),这种纠结的状态,实际上展现了校长们面临的困境。

在目前的环境中,以言和行归类校长,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官话+传统办学(占大多数),二是抛弃官话+传统办学,而真正的锐意改革者少。第二类校长的办学行为虽然难有根本性的改观,但因为敢说,已属难得。

毫无疑问,今天的大学面临的主要问题、校长们的主要遗憾,来源于体制。管办评一体化的教育管理体制,限制了大学办学自主权,使大学严重行政化与功利化。但是,如果把所有问题都推给体制,而把一些校长的不作为、乱作为也归到体制头上,则不应该。

其实,在今天的教育体制中,学校的主要领导凭借智慧、勇气和努力。也是有作为空间的,一是消除不该在自己身上发生的教育问题,努力做职业化的校长,包括不打招呼、不动用职权干涉招生;实行学校民主决策,不搞一言堂或拉帮结派;实行利益回避,不搞权力通吃。二是在学校办学中,坚决反对弄虚作假、形式主义,包括迎接上级评估、检查时的弄虚作假,以及申请课题、项目时的跑要和公关。对这些不正之风,学校主动或被迫迎合只会加剧其程度,只有鼓起勇气站出来反对,才能防止其蔓延。三是依法治校,杜绝侵犯学生权益、教师权益的行为,同时用法律武器捍卫法律赋予学校的权利,而不是有法不敢依。

校长和教授群体其实是推进整体教育改革的重要力量,尤其是校领导,只有在任上积极作为,负重前行,才能减少离任时的遗憾。但一些校长和教授们严重的自我体制化,加重了我国大学教育的顽疾,如今,已鲜见校长、教授对学术道德的堕落、学术尊严的丧失感到内心不安了。以“根叔”的影响和地位,他能在离任时迈出这一步,就显得难能可贵。

 

                       65岁“根叔”卸任华中科大校长 离任演说致歉说遗憾

                        央广网武汉   2014年4月2日消息(记者丁飞 冯会玲 实习记者滕菲)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1日)中午12点19分,华中科技大学的官微发布了一条名为:“根叔”再见#的图文微博,文中说:“根叔”虽已卸任,但大学精神需要“根叔们”把“根”留下,高等教育体质改革也需要越来越多的“根叔”来推动。

微博当中反复提到的这位“根叔”,就是3月31日刚刚卸任的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李培根。因为一次毕业典礼的演讲,华中科大校长李培根走红了网络,也被学生们称为“根叔”。

李培根,人送外号“根叔”,1948年出生,湖北人,教授,博士生导师。2003年12月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2005年3月起,担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在2010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李培根校长在2000余字的演讲稿中,把4年来的国事、校事、校园人物、网络热词等融合在一起。短短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多次,全场7千多名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就此,“根叔”成为网络热词,其演讲全文,也红遍网络。有学生说“我们的世界,他都懂”。

从2010年的《记忆》,再到《未来》《远方》,直到2013年的《告别》。李培根校长前一年讲稿中的最后一句话,往往就是下一年的主题。2014年3月31日,因年龄原因,“根叔”李培根不再担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职务。

今年“两会”前夕,李培根校长曾对媒体暗示,他今年即将退休。昨天(1日),华中科技大学在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公布了任免决定。任职校长9年的李培根卸任了,接替“根叔”的是原东北大学校长丁烈云。

如果说李培根的每一篇演讲都可以用一个两个字的词做主题,那么这一次这篇卸任演讲的主题,则是“遗憾”。

这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校长?他在遗憾的又是什么?为什么得到学生“我们的世界他都懂”的评价?

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内BBS上,永远有个叫做“pgli”的网友,看名字就能猜出,这是校长李培根的账号。昨天(1日),这位网友的新帖子被论坛置顶推荐,内容正是他刚刚在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做完的离任演说。

李培根:我没能把“船舶海洋”四个字写大;文科若干学科的发展没有显著变化;医科还欠缺高峰;转化医学中心大楼还未动工;“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还未落到实处;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没有明显缩短,我希望让学生自由发展。

因为是任免决定,全场坐的大多是领导和老师,学生只有20个左右。会后有学生说,这大概是“根叔式演讲”最后一次在华科上演。内容不是成绩,都是遗憾。演讲并不长,总共12分钟。在华科,李培根校长每年在开学和毕业两大典礼上的讲话,一直被学生视为大学里的第一课和最后一课。

李培根:什么是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它八遍,甚至是别人骂的母校,我知道你们不喜欢被作业,那就挺直你们的脊梁,挺起你们的胸膛自己去就业,勇敢而坚强的到社会中去闯荡,也许你们很快就会忘记根叔的唠叨与所期。

最早让“根叔”走红网络被更多人熟悉的,是2010年的这段毕业演讲。短短16分钟,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毕业生自发起立高喊“根叔”,结束大学生涯,走向社会。那一年,中国之声曾采访过这位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的校长:

记者:这个演讲真的是您写的吗?还是您的“80后”秘书写的?

李培根:这一个字一个字都是我自己想的、自己写的、自己敲的。连敲都没有请秘书帮忙,最后完稿于飞机上面。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用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

李培根: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啊,就好像不应该。当然,我作为校长,肯定要经常关注学生、了解学生。不管怎么讲,这是这个时代的特点。

走近学生,并不只是嘴上说说。平日里,这位校长还经常混在校园BBS里“潜水”,发现学生抱怨多的问题,就直接出来问清情况,再和学生解释。2007年学校曾爆发“学位门”事件,部分学生不满学校给二级学院的学生颁发本部学位文凭,这个事件最终促成了根叔和学生见面会的制度化。不料2011年,风波再起,华科武昌分校2000名学生获得本部学士学位,当时有不少人质疑名校与独立学院间的文凭买卖,处在风口浪尖的“根叔”选择直面问题,接受了中国之声的采访。

李培根: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们即使以前这些年,有一点钱给大学,这个是以前协议的。但是今年是最后一次授这种学位。我们已经立即启动脱钩的事情,跟分校彻底“脱钩”。

记者:名称上都不挂华科的名字了是吗?

李培根:对,等于是以后它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记者:不过即便已经过去三年,这件事在昨天的卸任演说中还是被提到。因为他认为“自己伤害了学生的感情”。

李培根:我不仅感到遗憾且颇为痛心的一件事,就是所谓“学位门”事件。记得有一次我出面与学生对话时,我还反问,为何好多学校如此,其它学校的学生不闹,而我们的学生意见这么大?我的官僚使学校失去了纠正的最佳时机,伤害了部分学生及校友的感情。

有人说,在教育的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也许是老师和学生的距离。但提到“根叔”,华科的学生说,“我们的世界他都懂”。你可以和他打球,给他打电话,提问甚至质疑他。

拉近和学生的距离,这似乎是李培根9年校长生涯里最想做的一件事。

记者:您觉得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培根:我应该还是一个很真的人。

记者:您最希望自己带给华中科技大学的财富是什么?

李培根:要让学生在学校感受到一份真诚,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人本、和谐、至善、日新”,这是我在就任校长的就职典礼时说到的。

卸任后,“根叔”将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回到机械学院专心做教授,教书做学问,依然不会离开学生和学校。有记者后来问他,做校长,你给自己打多少分?“根叔”并没有回答。其实,学生们那一声声热切喊出的的“根叔”那一阵高过一阵的掌声,何尝不是最好的回答?

                                                            (原标题:65岁“根叔”卸任华中科大校长 离任演说致歉说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