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2014-06-11 11:57:29|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山中野老文稿        2014-04-10 
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街弄大门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弄  道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大门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大门前照墙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石旗杆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石旗杆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辟岩公(房主)是日成公孙子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前厅大门厅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后厅墙对联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石  磨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前厅正面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斗  拱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撇厦(左)门及窗户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窗  户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房间的门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左边(前)天井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左边(前)天井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左边(前)天井
宁德赤溪古民居“傅氏一百二十橺”探秘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后厅正面      

                    “ 傅氏一百二十橺”历史追忆

傅日成、字伯瑞、号辑卷、明崇祯十年(公元1638年)九月初八日申时生,清康熙三十七年(1711年)正月二十日戊时卒,享年73岁,清乾隆四年(1738年)墓葬赤溪尖山墓。
       传说:日成少年身材伟岸,三餐多食。一日,乃父尚修公命其送十人午饭给营建工地的工匠餐食,至中途因腹饥难忍,将午饭吃了一半剩一半,竟用沙子垫底,米饭盖面,送到工地后,跑掉。结果引起工匠喧哗停工。其父一怒之下,持了一柄利斧寻他要命。日成吃饱饭后倒在杨氏祠堂外的木橙上酣睡,梦中听见有人喊叫:“日成快跑呀!你父要砍死你了”,日成刚翻身落地,其父一斧砍在木凳上,斧口深入凳板,等到拔起时,日成早已溜之大吉。
       自此以后:日成在外东避西躲,不敢回家。一日,闻知福安眉洋闹虎乱,使村上人不敢外出,寻人灭虎驱灾,他凭自己身壮力大,想借机会一显身手,也好觅个安身之地,但到眉洋后,午时许,狂风乱吹,群虎四出,村人骇而夭夭,唯日成公铁骨铮铮,镇静自若,当虎扑过来时,日成公臂落拳起,如流似倾,人往虎迎,连连攻击,虎倒于地,虎患顿除。眉洋人夸他有驱虎之威,赏他一担谷子,他将这担谷子挑到甘棠换了一个猪头下酒吃个精光,旁观的黄姓五行先生见他状貌奇伟,吃饭量惊人,心生好奇,问起来历,告以实情并讨教谋生之路,黄先生对他说:看你的长相,唯有投军吃粮才有出路,于是二人结拜金兰兄弟,一文一武备马相率投奔福州建王帐下。初建王接见他时,问他既来参军,何不下跪受封?答道:已经下跪了,建王细看果然属实,原来膝盖着地,上身已及人高,其身之长,实令建惊讶,即时封他为运粮官;封黄先生为军前书吏。不久,建王移军北上,行至衢州过一柴桥时,黄先生屈指一算,密语日成说“此番行军吉凶未卜,如主将从桥上进军则无虞,若从桥下进军必败,也许我俩升官无望,荣归有时矣。只因主将是个穿山甲精,不能过桥上,只能穿桥洞,结果全军覆灭,主将阵亡,二人被捕,不愿受降,许其将部分粮响变卖,收拾银两返回故乡。
       笔者查阅史料记载: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至康熙三年(1664年)抗清将领郑成功据守福建厦门建立抗清海上基地,遥奉明朝桂王,改用永历年号,正是为抗清将领出力之时。不久郑成功抗清失利,退守台湾,张煌言被捕就义,士卒溃散各自返乡隐姓埋名,傅日成大约就在此时被捕遇赦,乔装文官,乘坐八抬桥,带了几名随从回到赤溪老家。当时人称“八座”以为是个官衔,其实是误会。
       八座傅日成衣锦还乡,又引出一桩进葬良辰阴差阳错的奇闻,此事且看下文:
       从邑板到安乐赤溪,必经的一个谷口,地名溪虎岔。这时有人选择这虎口风水宝地营造一个新墓,人称虎墓,择日先生为主人择了一个见“克应”的进葬时辰即:一见铁沙帽;二见鱼上木臭;三见八座轿时入葬亡人,后代必出达官显贵,当时墓主设祭考妣,等待这三件奇事出现时,命五行先生唱先赞诗入葬。四面围观群众人山人海,忽见一个挑锅贩夫见天下雨,忙将一口铁锅顶在头上看闹热;又见一个买鱼的过路人八抬轿却被新娘的花轿抢了先,而在村人的心目中,八座大官是不可能到偏僻的农村来的,以为花轿就是八座轿,三见俱全,良辰到了,主祭先生即时发唱进棺,事毕后,傅日成真八座全副执事仪仗队到了,人们个个目瞪口呆,只好同声哀叹:“好时辰乡下老无福消受呀!”。
       傅氏族谱记载:傅日成字伯瑞号辑巷尚修第三子,状貌魁梧,外有非常之表,才能卓越;内具出世之资,都咸器重之,康熙三十年间,公奉承顶七甲户名世兴规模开拓,偕倪黄两氏好行善事,外置田山与弟侄同其利,育令嗣四;长起忠公蜚声族序为后人文远之倡;次起乾公;三起祯公;四起凤公俱遵庭训而族之人以起凤公尤有兴宗器,年举遗产付其积贮、历三传而公帑充遂谋诸昌房合建祠宇以迪前光猗!如杨君所言则始然分为两房继仍萃于一堂皆辑苍公之力也。用述其实书诸额以垂不朽云,道光二十一年正月吉日。岁贡生何高飞,别贡生郑振鲁,附贡生吴大钧仝顿首拜巽。
       族谱赞中为何只字不提参军回家乘坐八抬轿之事?可见一个反清将士乃朝廷钦犯,怎敢记载此事,也是理所当然,至于他在康熙三十年入户陈家另立七甲、大半也是为了避免嫌疑的缘故。从前赤溪儿童曾流传着四句妇孺皆知的顺口溜;杨厝杨八使;傅厝傅神妹;赤溪陈大奶;岩头彭金湖。这四个古人中的杨八使和陈大奶(女)都不出赤溪本土。据说杨八使(真名未详)是连江农民,在与水灾(即龙行雨)搏斗中沉海死亡尸体流到莆田湄州化神显灵,为当地人民禳灾祈福,有求必应,后来赤溪有个买卖箐靛的杨姓商贩到湄州做生意亏了本,许愿祈求杨八使公开恩保利,事后果然转亏为盈,就在那里塑了一尊小泥像带回赤溪供奉家神,不久移到杨氏神宫重塑大神像供族人共祀,久而久之便成为全乡各姓居民共同信仰的至尊至圣的神祗,每年农历六月二十三日神诞,家家户户,男男女女进香抽签、祭祀拜者络绎不绝,甚至还清来戏班公演神戏让乡里人看个痛快;再说陈大奶也是个女神,原先供祀在赤溪宫(亦称龙溪宫)的神座上与陈靖姑混同起来,无人能分别清楚;至于彭金湖与傅神妹确实是土生土长的赤溪人,他俩都是同朝代的草莽英雄或称土寇。彭金湖因传说不多,暂且不提,单提傅神妹就有许多传闻了。
       傅国正脚挑关刀,武庠生一举成名。傅国正,乳名居仁字若澜号回溪,清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7年)八月初五日亥时生,道光三十年(1851年)十月十七日辰时卒,享年74岁。公少年弃文习武、练就十八般武艺。嘉庆八年(1796年)年方十九岁,参加癸亥科院试,登场手举120斤铁柄关刀、按场规套路使尽浑身解数面不改色。正当观者喝采时,一不小心,铁柄关刀脱手滑落,快要着时,急将脚背一挑,将关刀挑到掌中,主考座师还以为他使的是什么奇招,命左右击鼓收场,高中第五名武庠生。出场后,回到寓所,见右脚肿胀,瘀血粘着靴子脱不出来,只好用剪刀剪开靴袜就医。当时有人评论:按国正武功根底,此番应试最佳只在十名以外,只因这一脚,挑出了个第五名。如果当时关刀落地,不但丢了功名,还要犯场规,受处罚,谁知因祸得福,传为千秋佳话。

  傅炳春“白皮红心”含冤死昭雪九泉
       傅炳春,谱名隆酌字享会号耀延榜名邦荣。清光绪二十九年(1904年)四月十七日子时生。少年就学宁德莲峰县学。民国九年(1920年)考取甲等第九名毕业生。解放后蒙冤错杀,时年47岁。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闽东革命掀起高潮,赤溪周边山区工农子弟与知识分子纷纷投身革命斗争。闽东红军独立师领导人叶飞频繁往来于福鼎、福安、周宁、赤溪一带活动,指示九都扶摇中心党支部书记陈麟呈创办青少年马列主义学校,传授马列主义学说,培养革命接班人。陈麟呈苦于找不到合适人材担任教师,想到自己的姻家(陈长女曾许给傅炳春为长媳不幸夭折)才高识广,思想进步,又值丧父失业,闲居在家,教师之职非此公莫属,于是,同年农历十二月间特来赤溪动员炳春担任此职。炳春经过一番考虑后,欣然答应下来。村民小组,居住130户、居586人。耕地面积767亩,产稻谷、甘薯、兼产香茹、土纸。有民办小学2所。靠山道步行。大斗自然村。古时此地有六坟回面积可播种六斗谷种,故名。地处尖峰顶山西侧,系村委会驻地,离镇驻地4.6公里。村落呈方形,居住40户、150人。耕地面积89亩,产稻谷、甘薯、有民办小学1所。靠山道步行。后冈自然村。古时山冈上有一座神宫、故名。地处尖峰顶山西南侧,离镇驻地4.5公里。村落呈方形。居住5户,19人。耕地面积40亩,产稻谷、甘薯、靠山路步行。

 “一百二十橺”古民居是傅璧巖公,系第七世裔,生于清乾隆十八年(1753年)卒于清道光二十年(1842年)享年89岁,贡生学位,还有子孙二文庠生,一武庠生,公墓葬于猪槽头山称:旗杆姆。

 建房“120橺”:意取五行十二长生,(十倍长生即是120);地支属性,12生肖,12月份,12时辰;人体12经络等也就是说,凡五行术数:10天干X12地支等于120数,故建120橺寓意在此,并非偶然也。

建房的经济来源,据说是学位油灯租(皇粮);个人薪俸积蓄;朝廷补助;祖上遗银。

清道光14年(1834)其子兴建文昌阁为孔子书院,孙傅调梅,任私塾教师,培养出侄儿傅炳春(叶飞爱将)扶摇“马列主义”学堂教师;系婿黄广厚,后来在台湾文化大学任教,蒋介石贴身秘书。

                                                                                                                    ----摘自<赤溪镇志>

           解读 “傅氏一百二十橺”(大古宅)

我都不知多少次到这古宅了。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每次去了,深刻难忘。那围屏、那联板、那石旗杆、那天井、那粟裕与叶飞会师休憩议事的房间。。。。。。既有着我们家乡古香古色的沉静,又有悠久历史的沉淀。且在我心目中,最难忘的算是石旗杆。

古宅位于赤溪镇九斗洋弄3号内。它以清初农村风貌为特色,以传统乡村人居文化为内涵,已有280多年的历史,它们与这个小镇的青山。流水、古宅是融为一体,它们的存在映衬了古镇的纯朴与自然。正因为有这种纯朴与自然,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古镇就会让人产生一种深沉的寂寥感,许是,古镇对今人的诱惑正是这种深沉与寂寥。当在这样深黑的夜,不曾被现代化工业污过的纯洁的黑,缠绕在古镇周围时,家乡人便会更深刻地领悟光的珍贵。

漫步于此,在粗糙的三合土地面上,蛩音在厅内回荡,仿佛是历史的回音。那两侧的天井对称的墙壁分别都有一副对联,虽然“文革”期间遭受到破坏,但字迹还是大体完好,其字不是什么书家题写的,可气质上浑然天成,也有一种原始的朴素美,这种美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难怪这古宅,被列为县级文物单位之一(红色旅游点)。

古宅,现在房主大部分人都到外面去发迹了,但房子租给人家,时间已经飞奔到21世纪,古宅却依然保护着慢悠悠的脚步,只是多了些现代人的新眼界。古宅的人也都很聪明,即使不再做生意的,也不会用现代化文明去破坏着老房的和谐。虽然邻居都改造了钢筋水泥楼房,可大体都不高于这老宅的顶端,并没有喧宾夺主,且只是一点点闲适和从容而已,我在老宅里也没有见到他们什么怨言。

今天走进古宅里,映入眼帘最多的古旧天井,还有门前的石旗杆,也许这和四合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随意地推开一扇门,没想到七弯八拐。里面都是庭院幽幽,院落的廊道和两边造型别致的撇厦,各自壁上都有精致的雕刻的人物、花草等栩栩如生(现已毁坏)。

走进古宅大门,沿着九斗洋弄出来往前拐弯不到100米的碓头厝,凉意袭身,更让人觉得神秘,不禁感叹,让我眼前闪现出一副淡雅的水墨画,颇能体现出赤溪民居“户户临水,家家枕河”的特点。清冽的河水倒影着河道两侧的民居。微凉的风,轻轻荡着的河面。去细细体验心灵净化的旅程,寂静的榕树,驻足倾听,那雁乐溪涓涓的流水声仿佛在低声私语,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


                    赤溪“ 傅氏一百二十橺”
       赤溪镇境内有一座不甚闻名的“一百二十橺”(大古宅),却是我区历史上唯一留下来的名胜古宅之一,我听到的,书上看到的是楼塔有不少,如北京的故宫,江苏的太白楼,济南的汇波楼,陕西的钟楼等千姿百态,驰名中外,但我们家乡的这座傅氏“一百二十橺”(大古宅),却没有他们那样气势磅礴,雄伟壮观,奇形怪状,可也富有一定的民族特色,整座具有古香古色的清代雕刻,造型雅致,做工精细令人赏心悦目,真是让人一饱眼福。同时又是我们家乡珍贵的文物,遗结劳动人民的智慧.这座古宅坐落赤溪镇九斗洋3号弄内.它是一座砖木结构,三层楼房,是单檐悬山顶,由96根大柱支撑着,四面拥有门窗,进去就会觉得格外明亮,它占地面积达1732平方米,屋内大小房间120间,兴建于清乾隆28年(1763年),距今达251年,坐东南向西北,建造十分精致,称得上一项精雕细刻的大工程.尤为精致的要算屋檐上那高高翘角,像牛的双角,似乎在显示它的威分.大门的一对门环,从某个角度上说:一是周而复始,圆满成功;二是在依稀的夜间,当叩门时,人们就会听到"叮当"清脆的声音,以示有人到了.大门进入首先是中门,中门一般关着,只要有办喜事或重要客人来时,就要打开着。
      我信步走进大厅,眼看便展示出一幅幅美丽的雕刻,左右撇厦窗户上有"奇花","异草"等古代雕刻,中庭两边悬挂着一幅对联:"岩筑家声光凌北斗,乔迁甲族炉结南阳."后来为纪念傅碧严公(建筑大古宅者,是傅日成公的孙子,系第七世裔),于是就在对联下摆设香炉以示敬仰.回望前下廊庑窗户又有两对"八仙","封神",雕刻栩栩如生,随后进入后厅,那左右撇厦壁上还有题写着一幅幅中国北上抗日先谴队宣传标语(现字迹无法辩认),据说1934年7月,在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之前,为了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调动和牵制敌人,策应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斗争,支援和发展皖南革命局面,1934年7月5日,党中央,中央政府与中央军委决定由红军第7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先遣队(红七军团)主要领导军团长寻淮州,政治部主任刘英,政治部副主任缪乐华,参谋长粟裕等率领部队,7月7日,从江西瑞金入闽,与8月15 日--20日途经宁德(蕉城区),8月21日先遣对领导人寻淮州、刘英、缪乐华、粟裕与闽东工农红军(独立师)领导人叶飞、范式人、阮英平等在赤溪镇阳谷村会师时,粟裕与叶飞等领导就驻在该大古宅正厅内商讨议事,并影响了闽东的广大群众,深入敌后牵制了国民党一部分军队,减少了红军第一方面军西征的阻力,同时也促进了闽东独立师的诞生和闽东革命根据地的发展.
      后厅壁上重修原迹的那一幅对联"宇宙内祯祥惟和可致,天地间世事有志意成."(大意是讲天地间以和为贵,事业上有志者,才能成功).前、后厅的“天井”很宽,还有左右的“天井”两对,围墙外还有四个“天井”,这样围绕一圈采光。每个“天井”都是对称建造。总之,整座厝前后廊庑左右撇厦,6扇构架,对称建筑,厅中楼板夹层,其房身以木材做立柱和横梁,成一幅梁架,每户厨房都有内墙相隔,能防火作用,梁架之上有一层层"斗拱",它是用以减少立柱和横梁受力,上一层总比下一层短,两层中间小立柱总是逐层加高的,处处雕刻画栋,飞檐影壁,可见那时工匠已经知道了建筑与雕刻相配合,是综合性艺术,做的也很适当,内容也丰富.于山脚河边者,迎河背山而建,并根据山势地形,层层上筑,几百年来一直在采用,并有科学的理论基础,布局也是根据自然形势,河流水网的情况,因地制宜布局,这样既美观又有乡镇规划和建筑风貌,左边外墙水沟随楼房的曲线,擦肩而过。整座建筑表现形式各异,因势而建,具备当地人文及地理环境的优良因素,特选出最具有人文气息的特色古民居建筑。它是更是家乡文明的一颗明珠,也是闽东独一无二的神话的山村民居建筑,是文明家乡古建筑的一朵奇葩,它以历史悠久,风格独特,规模宏大,结构精巧等特点独立于蕉城区民居建筑艺术丛林,傅氏家族每到一处,本姓本家人总要集聚在一起,右旁就有互通三座并坐,一个大门进入的是一条大街梇,数二百多年的历史长卷在脑海中浮现,当时的景观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热风拂面,似乎行走在清人间,萧睿眼望着体味着这盛清的繁华喧嚣,心头没来由地一喜,宏伟的古宅,带着梦一样的神采,带着诗人笔走龙蛇的余香,带着先人畅饮流连的欢笑。此时的“傅氏一百二十橺”街梇,被人们写进了诗句里,塞在了一个酒坛里或者一个箱子里,或孤饮,或聚会,或行走。心情逐渐放松下来,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两百多年前的街梇上,穿越者萧睿终于彻底完成了“穿越的心理转变”。明白,清楚,无奈,兴奋,不管你愿不愿意,她已经成为彻头彻尾那街梇游走的行人。街梇虽不宽,幽深,夹街小楼,节比鳞次。它是一个卧龙藏虎之地,在赤溪近代史上,这条百米之余的街梇居住着两个航空事业,如傅则绍教授,傅明旺教授等都曾经在这条街梇上生活居住过,可以说是19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高科技的大本营,此时此刻,可让你的心胸又是那么宽广,又是那么自豪.
       这条街梇一直被“文革”占据着,将石旗杆拆除(现已修建),且大门题字被粉刷。但街梇仍充溢着生活通道的点点滴滴,一切都是这“一百二十橺”世世代代子孙们的写照,也没有人会想起这条街梇和赤溪别的街梇有什么不同,太不起眼了,当然也没有人想起这条街梇的历史是多么厚重,文化的历史积淀又是多么深厚。
       面对古宅门前的旗杆,据说是清道光23年钦立,顿时,不由地让人想起几百年前,这古宅3位读书人在寒窗苦度之后中了举,族人以此为荣,在大门前竖立一对石旗杆,弘扬其功名,教诲后辈们以此为榜样.于是石旗杆有意义就成了所有村里读书人的一个目标.这其中也许还有类似"凿壁偷光",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当然这也是因为没有任何资料,没有任何讲解,关于石旗杆下的一切竟来得如此的顺理成章,且我或敢肯定赤溪村人崇高读书的风俗一定现在还保持着.近代名人,傅延铸、傅绍永、傅调梅、傅绍琪、傅国正、傅炳春、当代名人,傅则绍、傅铭旺、傅徐春等皆出于此,共8个秀才,1个武庠生,1个博士后导师,1个博士,大学生30多个,傅氏家族居住的大多是偏僻的山区,,经过明代早、中期的发展,明末、清代、民国时期逐渐成熟,并一直延续至今。材料:用圆木为梁,黛瓦盖顶,红灯高挂,具有遮阳,避雨双重功能,泥墙逐层打夯成。
       石旗杆,你的脚底下究竟还会蕴藏着风光和荣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