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翻译家傅惟慈二三事  

2014-07-05 10:03:53|  分类: 傅氏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译家傅惟慈二三事

                                   作者:苏更生  2014年3月21日

翻译家傅惟慈二三事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傅惟慈先生家住四根柏胡同,近赵登禹路。

    四根柏大概指此处有四根柏树,其中两根在傅惟慈家的院子里,还有两根不知道在哪。这座四合小院是傅家祖产,年轻的傅惟慈从后母手中接来,一住六十多年。傅惟慈是翻译家,代表译作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庄》、毛姆《月亮与六便士》、格雷厄姆·格林的《问题的核心》与托马斯·曼的《布登勃洛克一家》,大多都在这座小院里翻译的。

    傅惟慈说话偶尔夹带英文单词,他说老了,学的外语快忘了。虽然身体多病,但他思路清晰,记忆力也好。我们聊起毛姆是严肃文学作家里最通俗的,小说销量好。傅惟慈说,他这个人老派。是的,一位九十岁的人说别人老派。

   到晚年,傅惟慈爱热闹,隔几月就在小院里开派对,邀请年轻朋友来院中烧烤。我也算是他众多忘年交里的一个。仲夏夜,我们坐在院里,吃肉,冰镇的北冰洋饮料成箱搬来。院子里除了柏树,还有一株高大的合欢,几只猫趴在屋顶或院落听我们聊天,他喜欢跟年轻人聊天,也会聊年轻人话题,甚至给他年轻的同性恋朋友介绍女友,但我们聊得最多的是文学。

   傅惟慈年轻时本想当作家,因为政治和社会环境,转向翻译。他讲求阅读趣味,尤其偏爱毛姆和格林这类会讲故事的作家,翻译的也多是这类作品。然而奥威尔的《动物农庄》不是,只不过当时好友董乐山邀他翻译此书。他虽应允而作,却不太喜欢。这种政治指向太强的小说不符合他的脾性。

   我们聊的最多的是毛姆与格林。我说毛姆这厮真刻薄,简直恶毒!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年轻时刚到伦敦很穷,某篇小说拿了毛姆文学奖,用奖金租房。她写信致谢,毛姆回信:首先,他与整个评选无关;其次,他没有读过莱辛的小说。最后他刻薄地说了句:“你一定经常写这些讨生活的信感谢别人。”傅惟慈听完大笑着摇头说,“这个毛姆!哈哈,格林不会这样的,他是Gentleman(绅士)”。

   傅惟慈偏爱格林,大概是更认同他的人生态度。格林理解人性,说爱的本质是有了解别人的愿望,但因不断失败,这种愿望很快死亡,变成了痛苦、忠贞和怜悯。

   他曾写过自己读到格林是“文革”的前两年,那时他被分配到资料室打杂,整理资料、分发报纸。资料室囤有上百本外国小说,傅惟慈负责检查其中有无“不妥”内容。他在这里读到《问题的核心》,小说讲的是一个身处绝境的人的心路历程。他写,“当时在资料室里工作,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内心很苦涩、很灰暗,读到这本书当然感触很深。”

   格林的小说大多都是悲剧,其实他不喜欢悲剧。傅惟慈希望一切都是美好的,就像鸵鸟一样,宁愿把头埋在沙子里面。

   有时我遇到人生困难,说给傅惟慈听,他以罗素为榜样告诉我:人生的动力有三:对知识的渴望,对爱情的追求,以及对人类苦难无穷的怜悯。希望我要有追求,不要老陷入坏情绪。我反驳说,罗素懂什么,他多有钱啊,大贵族,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又笑着点头,说也是,他不明白生活的难处。他说,人生最难的是拥有自由时间。自己活到现在,明白这个道理。他年轻时囿于环境,也翻译过不少官方指定作品。他说现在看来没有价值,浪费时间。

  傅惟慈译笔常被人称赞“通畅”,他不以为然,说这是翻译者最基本的教养,谈不上优点。他平常说话会说“文学”、“流浪”这种稍文雅的词语,但译文里却都是大白话。我喜欢他的翻译,是他让极俗又极形象的语言和比喻恰到好处服务于小说叙事,不卖弄辞藻。

   有时他感慨自己是享乐主义者,只能搞翻译,做不了学问。他一生爱旅行,爱收集古董钱币,腿脚还方便时,自己背个包就出门旅行,还有人界定他为“钱币收藏家”。后来他走路不便,就在家中看书。除了经典文学作品,也喜欢看时下作家写的小说,发现好书总是很兴奋地推荐给朋友。有不出名年轻作家送来稿子,他也会复印出来,散给大家看看。

    2013年有青年译者李继宏出书,称自己的译本最优秀,并给老一辈翻译家如傅雷等人挑错,其中也有傅惟慈。

他很少上网,又好奇出了什么事。打电话来,让我把李继宏的文章打印出来带去。《月亮与六便士》中,傅惟慈将法语“可颂”译为“月牙形的面包”,李继宏说这就是羊角面包,翻错了。傅惟慈看完说:“可是我三十多年前翻译的时候,还没有羊角面包这个词啊!”看完他把文章放在一旁,没有再看。而后几次聊天,他又提到这事。我想他还是略微有些介意。他觉得这不算错。

   腊月二十六,我去他家看电影。我们坐在东厢房看《肖邦传:一曲难忘》,黑白片,很闷。屋内很安静,但我老听见有咕咕咕的声音,像煮水。我四处张望,后来发现是他的呼吸声,他气管不好,现在越发严重。他专注地看着电影,像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走的时候,他问我最近有什么好小说看,我说门罗写得很好。他说,哦,我知道,李文俊翻译的,我没看过,你给我带几本。我说好,过完年给你送来。那晚离开时有劲风,我走出四根柏胡同,裹紧衣服低头顶风疾走,想起他的呼吸声,觉得很难过。

   2014年立春后,天气变暖。我买了《门罗全集》准备给他送去,开了春可以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半月前,我去赵登禹路吃午饭,想着正好去看他,但怕他午睡,书也没带在手上,就没有敲门。3月16日,我在睡觉,被电话吵醒,那头友人说:傅惟慈去世了。

    当时我呆坐在床,那套《门罗全集》还搁在大门旁的鞋柜上。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