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千里寻亲结硕果  

2015-03-27 17:06:57|  分类: 宗亲联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寻亲结硕果

        盛世修谱。近年来各地的傅氏家族纷纷修谱,但是大多数族谱都因“文革”的无知而被焚毁。即使侥幸存下的族谱,也因年久被虫蛀尔残缺不全。找不到自己的祖宗来自哪里,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所以寻根溯源成了编谱者的头顶大事。大海捞针哪里去寻找呢?我们闽西傅氏后裔,带着族中老人们口口相传的记忆,四处打听,到处问询,查看地图,往往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峰回路转,历经曲折使出各种招数,踏破铁鞋无觅处,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找到一个个被遗漏的傅氏村庄和宗亲。下面就讲讲几个事例。

       道听途说。根林宗亲于2008年一次在火车上听说漳州诏安有很多姓傅的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把这个讯息告诉奎星,他们就抽空驱车到诏安去寻找。诏安县城那么大,哪里去找姓傅的?他俩不逛大街转走小巷,一边走一边打听。终于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一民居上写着“版筑”二个字,凭直觉这户人家一定姓傅。敲开门后,自报家门,交谈几句便证实这家确实姓傅,再通过电话联系,找到诏安县傅氏联谊会的傅崇毅、傅惠波等人,并得知诏安县有上傅村、下傅村,人数均在数千人,他们自称是仁但公的后裔。后来为群宗亲又一次来到诏安核实,访问了上傅村、下傅村及宗祠。诏安宗亲说:“我们是离散的孩子找到了家”,此后我们邀请诏安宗亲参加闽西傅氏活动并组团一起去山西平陆谒祖。

        在一次宴席上,邻座宾客一起攀谈,得知双方都姓傅。家住曹溪镇陈坑,据老人们说祖上在村美。在龙岩名叫陈坑的村庄有好几个,但这个陈坑是小自然村,真是同一区域相隔还不到30公里,就连宗亲都不相识。第三天,我们就邀请几个人直奔陈坑,了解情况。我们在陈坑看了祖墓,从墓碑上得知这是200多年前村美傅氏奕周公之墓,当年为了守祖墓而留下一只在此地繁衍。后因历代单传,加上村庄整体搬迁,从而失去联系。在一个村庄单家独姓,人丁较少,免不了受人欺负。为了声援我们傅家兄弟,当年祭祖我们组织了二十部小车,上百号人,浩浩荡荡去拜墓,一路上鞭炮声不断,烟花怒放直上高空声震山谷,显示我傅氏枝繁叶茂,人丁兴旺之气派。陈坑后裔感动地说:“祖地宗亲是我们的坚强后盾,今后我们可以扬眉吐气了。”

       读书上网。2008年冬,为群在网上看到四川傅治军写的“烟草大王傅荣沐”的文章,与奎星从《闽西族群发展史》一书上所述的“湖广填四川”时,闽西龙岩州铜砵村傅荣沐于雍正年间移民之句想吻合。奎星马上与成都傅治军通电话咨询。从而得知村美傅氏外迁至成都金牛区傅家大院一支后裔的讯息。次年春天,村美傅氏一行8人前往成都寻亲。2010年成都傅氏回乡谒祖,猷东、先庆、傅山等成为相隔270年后第一批返乡的游子。傅先庆老人说,:“感恩祖地宗亲挂念游子,几百年来数千里路,血浓于水的亲情终于让我们欢聚在一起了。”

       2014年,奎星在《漳平市地方志》上看到漳平双洋乡香寮村有姓傅的,而且有上傅、下傅的地名。又在为群带队,根林开车100多公里前往寻找。

       香寮村是一个美丽的村庄,有“百姓村”之誉,我们询问姓傅的人家在那个方向,寻找傅氏宗祠在哪里?找到宗祠考察后,我们再寻找傅氏长辈。退休干部赴春福,找到他看到了香寮傅氏旧族谱。得知这一支是上杭姣洋念七郎后裔,从江西迁徙到此地,开基祖两兄弟,分别是十三郎和六七郎。

       庆一郎居下井自然村,现称下傅村。庆四郎居上井自然村,现称上傅村。六七郎后裔迁相邻的永安市小陶镇吴地村,当年为群,奎星又专程去永安市吴地村调查了解。香寮傅氏是该村四大姓之一,现存人口100多人,讲漳平话。因为香寮村地处三县交界,山高路远,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我们自报家门时,当地的宗亲感到奇怪反问我们:“你们那里也有姓傅的?”,真如桃花源里的人,不见有秦,令我们感叹。

       据谱寻根。编修族谱时,为理清远祖源流、迁徙路线,凭借族谱所载得片言只语,溯源不止。龙岩红坊蟠龙堂傅氏三次远赴南昌、临川、南丰、南平,采访当地宗亲,查阅千八公在江西鹏田的傅氏族谱,经过甄别、分析、考证,逐步理清脉络。因为年代久远,行政区域划分的变化,许多地名已改动,给寻根造成很大的麻烦。村美傅氏旧族谱有记长泰白砂,我们就驱车到长泰县方志办去了解,他们说你们要找的白砂已经划分到华安县。于是我们又到华安县方志办去查询,他们说要找的地方在平远镇,我们又去平原镇政府民政办去找。

       外出寻根之路漫长曲折,也十分辛苦。常为看有关资料,起早摸黑,晚上赶路,一路上汽车颠簸,旅途疲劳。火车上没买到卧铺,困了就在低矮的硬座椅上上打个盹。但大家都毫无怨言,只求早日能找到源流,不能遗漏一个村庄。

       一次思林老人乘火车到浙江衢州市,眼看夕阳西下,他迅速赶上至衢县七里乡最后一班公交车。到达终点站后离目的地半岭村还要翻山越岭走五里路。此时天已渐黑,山路崎岖,残雪未溶,步行艰难。还没走一里路天就暗下来,白雪皑皑的群山野岭,对一个人地两疏的老人来说,意味着危险重重。幸好二百米有依稀的灯光闪烁,狗吠声不断,思林老师摸黑前往找人,引来一年青人。向他说明来意和要求,这位纯朴的年青人也被老先生的精神所感动,愿意连夜充当向导。就这样他们举着火把,拄着拐杖,拖着疲惫的身躯,艰难地找到半岭村傅氏宗亲的家。

       千里寻根是自愿、自费的行为,虽然往返车费、住宿费或自驾车油费过路费话费不少,但收获颇丰。首先得到各地宗亲的热情帮助。尽管宗亲从开始并不认识,只因为我们都是姓傅的,几百年前是一家成为共同的理念。所以每到一处都招待午饭、安排住宿,马上联系有关人员并带路前往目的地,提供族谱和各种信息。过后还耿耿于怀,不忘联系。把我们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宗亲之情令人感动。

       其次发现人才。早几年,因为种种原因各地傅氏之间联系较少,互不认识,但有许多执着追求长者,在默默地为傅氏家族、傅氏文化工作无私奉献的。广东蕉岭县傅家鹏,87岁高龄,长期至力于家族谱册的研究考证,傅学淼宗亲手抄族谱写下12本族谱笔记,字迹端正有如印刷,令人感动。许多企业家,如蕉岭县傅学玫、永安傅成坤、宁化傅昌金等常捐款出钱为宗亲办事。这些感人肺腑的事迹数不胜数。

       壮大宗亲联谊。一条长线串珍珠,千里寻亲路把散居各地的傅氏宗亲串联起来。几年来,我们使我市大池合甲村、铁山富溪村、西城陈陂、曹溪陈坑,苏坂大洋坑村、黎山头村等,以及我省诏安、宁化、邵武、永安、漳平等地失联的傅氏宗亲联谊会,联系和发动他们参加各地傅氏祭祖、发谱,联谊活动。组织闽西傅氏到祖地山西省平陆县寻根谒祖,参加分别在福建泉州、印尼雅加达和台湾台中举办的世界第十三、十四、十六届赖罗傅宗亲联谊大会。互相来往交流,增强宗亲感情,促进傅氏家族发展。

     ( 闽西傅氏宗亲联谊会傅奎星/文)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