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野山人

研究傅氏文化、联谊傅氏宗亲。

 
 
 

日志

 
 

【转载】傅察源流资料之五——傅察夫人墓志铭  

2016-10-21 20:12:07|  分类: 源流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源郡先太夫人墓志

先太夫人姓赵氏,崇宁宰相、清宪公挺之幼女。年十九,归先待制府君。先君年三十七,宣和末,奉使大金,首以全节死国事。太夫人哀毁过礼,守节自誓。倾资橐供佛饭僧,盖不膏沐者逾三年,终其身不复御铅华。遭时方乱离,资产荡空,挈携诸孤,自中原南度(渡),转徙领(岭)表,极其险阻艰难,晚乃寓居于泉州。

既素匮于财,太夫人清苦勤俭,自力以成其家。食饮服用,自少至老,未尝随俗,少徇华靡。至于祭祀、宾客之奉,则必戒蠲洁。训诸子一以礼法,少或戾于义,辄对之终日不食,而谓之曰:“待制亡身殉国,汝曹如许,其何以持门户耶?”言发涕流,继以号恸。以故,自得兄弟持官持身,不敢豪(毫)发自恕。

太夫人生三子:长曰自强,右朝请大夫,主管台州崇道观,尝守延平郡,以岂弟(恺悌)廉平称,秩满连丐外祠,以便庭闱之奉;次曰自得,右奉议郎,知化军;次曰自修,右朝散大夫,新除两浙东路提举常平茶盐公事。自强等既列朝籍,间遇天子郊祀上帝,或朝廷讲和大典礼,推恩天下,未尝不及太夫人,累封令人、硕人、淑人。隆兴二年,始疏汤沐于永嘉,后更通义、清源两郡。两女:长适右朝请大夫、权发遣惠州军州事赵棕,早卒;次适故右通直郎致仁黄逸。孙男九人,曰:伯高,右迪功郎,新差监行在文思院上界门;伯寿,左迪功郎,新差充建昌军军学教授;伯禄,右迪功郎,新差监行在编估打奋局门;伯成,左迪功郎,充明州学教授;伯益,右迪功郎,新授潮州潮阳县主簿;伯召、伯祥、伯瑞,未冠,皆业进士;拱老尚幼。孙女八人,皆适名族。曾孙男女合五人,曰重孙、永孙、通孙、清孙、源孙。

乾道五年夏四月戊子,自得奉安舆,再临莆郡,太夫人欢然就养。先是自修守潮州,拊民殄盗,以治最闻,天子嘉之。既下增秩褒陟之诏,逾二时矣。五月丁卯,申锡浙东之命,邸吏以状报。自得再拜,为太夫人贺,太夫人曰:“汝兄弟闲弃日久,今圣王子一旦褒擢,委以符节,汝辈宜悉心奉公,以图称塞上恩,庶几不坠其家声,吾死瞑目矣!”因泣数行下,曰:“吾闻忠谊之门,其后必大。吾老矣,惧不能生于兹世,安享汝曾之养,而不及见汝曹立事赴功,以大傅氏之门也。”自得亦泣。太夫人则屈指以计自修之还期,曰:“大都不过两晦朔,其必至此矣。汝当为我招大兄来,同为十日欢。”自得曰:“诺。”后数日,命轻车至郡圃,举酒属自得,使同饮爵。六月戊戍夜,漏上三刻,[]以微疾就枕。自得亟取常所御汤剂及丹砂投之,比明良愈。辛未日加未申,颜色犹红润,精神略不衰乱。与自得语如平时,曰:“吾年来所恃粥当酒耳,今二者俱不能进,殆将不起乎?”薄暮,疾证(症)骤变,痰上而加喘逆。自得仓皇失措,自乙夜达旦,药石之不能投,祷祠之不暇及,号天叫地,竟即大罚。亟以书招大兄,后三日至,则无及矣。又七月辛已,自得兄弟徙跣,奉太夫人之丧发兴化。秩七月丙辰,还次泉州,权厝于城东之法石寺。

呜呼痛哉!呜呼痛哉!自得九岁而孤,凡所以长养成就者,唯母慈是恃。中间以罪,谪徙岭表。太夫人念自得深,涕泣连日夜。自得身在万里之外,每一思念庭帏,则必北望白云,以首顿地,号呼恸哭,泣尽继之以血。居融凡四年,太上皇帝仁恩深厚,轸念太夫人垂老,首许生还。遭遇今上皇帝老蜚,遂复玷缺,用侍从官列荐,重临故郡。盖一斥十五年,而至郡才七十五日。呜呼!自得为太夫人子,罪逆不肖,其所以贻太夫人忧者,岁月何其久?而所以为太夫人荣养者,又何其艰耶?天乎!神乎?宁使自得至斯极乎?而今而后,自得岂复有意于人间世也哉?

辛酉,自修自潮州解官来奔丧。兄弟三人更相抱持,恸哭号绝。既乃收泪相语曰:“太夫人得年八十一,不为不寿。”生平喜佛法,尝躬阅《大藏经》周一彻,心夷而色庄,未尝妄出一语。待诸妇有恩意,御奴婢虽严,而不忍加楚挞。方自得辈幼学时,贫甚不能办膏油,太夫人至燃松以为明,课使读书。至自得南迁,教自得诸子尤力。自得、自修曩数举于礼部,无所成名,太夫人意常歉然不满。隆兴初元,自得二子伯寿、伯成同年登进士科,太夫人乃为之喜曰:“是可以贺我矣!”又其识见绝人,而隐德密行不可概举。自得兄弟既出仕,间会宾客,太夫人率常立屏间,听其论议,观其容止。客退,则必语自得辈曰:“某人它日必为名公卿,汝其识之!”后多如其言。方待制府君奉使时,家无以备私觌,尝从达官贷白金三百两。既南渡,避地临江,时达官谪居广右。会其子经从,太夫人罄囊中所有,如其数尽偿之。泣谓自得兄弟曰:“乃父死于国,吾忍使其负金于幽冥耶?”以是家益寡。靖康初,转侧兵间,朝不谋夕。道高密,有亲戚庄媪以黄金一箧附大夫人,使携至江南,遗其主翁者。太夫人受之不辞,挈提不左右。至建康,卒访寻其家,举以还之。其家不意得此金,大小至于感泣,时人以为难。

呜呼!人之处世如此,固可以无愧无憾。而在佛法中,亦当不昧矣。今吾兄弟累然在哀疚之中,要当持形立气,以襄大事,而期大吾门,以无负太夫人生平之言,无徒毁瘠,不胜丧为也。则相与忍哀痛,奔走山谷间,凡十有六日,而后得吉卜于紫帽山之麓。遂以九月庚申,举太夫人之丧葬焉。

呜呼痛哉!呜呼痛哉!幽堂一闭,不可复启矣。音容日远,不可复闻见矣。三釜无复可乐矣,菽水无复致养矣。重惟先君之丧,囊厝于济源堂先茔之佛庐,[]邈在异域,四十有四年矣。相望万里,间以山川。抚事追思,痛贯心膂。呜呼!尽南山之竹,不足以写此时之哀情;倒沧海之水,不足以供此时之苦泪。此身有尽,此痛难忘。呜呼痛哉!呜呼痛哉!自得殒越荒迷,而即事仓卒,故纪述无次,姑掇大概,碑(俾)而纳诸圹中,异日万一未死,当求今世之名公巨人,勒为铭诗,昭示万世,庶几仰有以显扬太夫人之懿德烈操,俯以慰自得兄弟无穷之孝思云。

自得泣血谨志 自修泣血谨书

(来源于《文档资料库》该方墓志铭藏泉州海交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